他山之石

duersi

两年前是旱厕,两年后改成冲水厕所。经过“治厕”,湖南省宁乡市陈家桥村从一个脏乱差村变成了省级美丽乡村建设示范村。他们是如何做到的呢?一起来看看↓↓↓




经过“五治”后,浏阳河畔普迹镇夹州岛沿线的美丽乡村。资料图


过去全村是“灰色”,如今是“蓝色”。经过“治垃圾”,湖南省长沙县春华山村推行垃圾分类蓝色体系,以前被人嗤之以鼻的垃圾变成了资源。

? ? ??

以前是黑臭水体,现在是湿地公园。经过“治水”,与湖南的母亲河湘江一堤之隔的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区湘江村因水而兴。

? ? ? ?

治理前“空心房”到处空在那里,拆除后成了绿化道。经过“治房”,宁乡市鹊山村引得“喜鹊来”,忙着“搭鹊桥、筑鹊巢、办鹊会”。

? ? ? ?

合并前是“打牌村”,整合后是文明村。经过“治风”,湖南省浏阳市书香村大兴“耕读传家”之风,成为新时代文明实践站。

? ? ? ?

这5个村庄的变化,只是湖南省长沙市“五治”行动的一个缩影。长沙市将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作为乡村振兴的“第一场硬仗”来打,“治厕、治垃圾、治水、治房、治风”,“五治”行动严肃的背后却紧贴着民生的温度,老百姓在“生态、生产、生活”的变化中感觉“三生有幸”、幸福爆棚。



顶层设计谋新篇:坚持民本导向,工作全面发力

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恶恶之。


?“良好生态环境是最公平的公共产品,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在长沙市农业农村局局长吴石平看来,开展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源自广大人民群众对改善生态的热切期盼。老百姓从过去“盼小康”到如今“盼环保”,从过去“求生存”到现在“求生态”。农村人居环境整治这场战役打好了,既能够让农民享福,也能让市民赏绿。


?“市委、市政府对于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的态度,可以用三个‘重’字来概括:重要、重视、重推。”长沙市农业农村局副局长黄志强认为,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事关大民生,“五治”既涉及农村老百姓吃喝拉撒、衣食住行的日常生活,又事关乡风民风的良好形成,可谓重要;将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作为乡村振兴的“第一场硬仗”来打,可谓重视;从去年3月到11月,短短半年多时间,从动员会到推进会再到讲评会,长沙市委、市政府三次乡村振兴大会,每次都将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作为重中之重。


以民本为导向,按照长沙市委、市政府的顶层设计和统筹部署,长沙各县(市、区)委、政府主动作为,勇于创新,在“五治”的政策、机制、资金上全面发力。


望城区财政整合涉农资金7亿元,投向一个“资金池”,其中80%以上用于推进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重点解决“五治”的钱从哪儿来的问题。


?“如此大手笔金真白银投入一项重点行动,这在望城‘三农’发展史上前所未有。”望城区农业农村局局长胡阳光认为,“五治”如同“五指”,必须握指成拳,才能集中用力做好“五治”工作,区里建了一个“资金池”,给村里打了一个“资金包”,老百姓将领到一个民生“大礼包”。

?

湘江村就得到了这样一个“资金包”。

高塘岭镇湘江村因紧挨湘江而得名。湘江村内,水体密布,水域面积占了全村面积的五分之一。水,是湘江村的命脉,也是湘江村民的幸福的源泉。


然而,在几年前,湘江村的水体,带给村民更多的是烦恼。村党总支书记邓志平告诉记者,由于村民的生活污水直排湘江,村里的大多水体都是“黑恶臭”,“把湘江村的水治好了,我们这里人居环境就改善大半了。”邓志平说,去年,村里领到区里发放的“资金包”200余万元,重点用于“治水”。


? “资金包”给村民带来了一个“大礼包”。治水,让三面环水的严灿辉家告别了黑臭水体的包围;治厕,严灿辉将领到每户1500元的资金,投工修建了“三池一地”,让曾经臭气熏天、蚊蝇满天的土厕变成了新式卫生厕所;“治垃圾”,村里为他家配备了干、湿分离两个垃圾桶和垃圾袋……


“以前,我们家,污水臭、厕所臭、垃圾臭,各种臭味交织,客人都不敢来;现在,亲朋好友争相来,看碧水闻花香。”严灿辉笑着说。 

治理方法出新招:发挥民众作用,治理全民参与


?“五治”工作牵涉面广、事情多,到底谁来干?怎么干?这成了长沙市、县、镇、村四级书记必须回答的问题。


?“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农民群众既是最大的受益主体,也是最大的责任主体。长沙在推进农村人居环境整治过程中,始终尊重群众意愿、坚持发挥村民的主体作用。”长沙市农业农村局农村社会事业促进处处长易万里认为,长沙“五治”工作重在全民参与,用老百姓的话来说,就是要“出力、出钱、出精神”。


?“只要喊声‘于少爹’,立马赶来收垃圾。”在长沙县春华山村,村民口中的“于少爹”就是56岁的保洁员于少庚。6年来,他连吃住都在分拣中心,还经常带孙子参与到春华渡槽的卫生打扫。无论严寒酷暑,他都坚持在垃圾分类收集的第一线。


宁愿一人脏,换来万家洁。出力,成为春华山镇“治垃圾”的自觉行为。春华镇涌现出一大批优秀保洁员,如“掏钱请月嫂,自己义无反顾搞保洁”的大鱼塘村叶小玲等等……


保洁员不仅是垃圾的收集员,而且是垃圾分类处置的劝导员。7月5日,我们跟随于少庚来到春华山村村民胡达成家中,看到两个密闭式分类垃圾桶,蓝色桶用于存放可回收物,灰色桶用于存放其他垃圾(干垃圾),于少庚正在告诉胡达成如何分类。

?

?“蓝桶、蓝车、蓝屋、蓝岛是长沙县正在农村普遍推行的长沙县垃圾分类蓝色体系。通过这套体系的科学分类,一次性塑料杯、塑料餐盒、烟盒等具有热值的垃圾衍生燃料经过晒干,政府以每吨200元的价格给予回收补贴。专业环保公司对其进行低温热解催化处理,将它们“变”为油、炭等高价值资源,形成“垃圾资源循环利用”的可复制蓝色经济模式。


即便是治理垃圾,出力,不仅是简单地出劳力,而且要出智力。


在宁乡市菁华铺镇陈家桥村,有一个颇具创意的“垃圾分类废物利用科普基地”。不少的塑料洗衣液瓶子在这里被妙手剪成漂亮的花瓶,而废旧聚氯乙烯水管通过闲置的“直通、三通”材料,连接成为小朋友喜欢的游乐天地。


这个基地是在该镇资环办的引导下,由村民谢术明等创意发起的。谢术明说,之所以要创办这个基地,是希望通过实实在在变废为宝的各类展品,形象直观地告诉村民“你扔的不是垃圾,而是宝贝”,从源头实现垃圾减量。


在谢术明看来,成年人尤其是老人,容易思想固化,垃圾分类的观念很难转变,那就从娃娃抓起,把基地变成娃娃们最喜欢的地方,再让娃娃们小手牵大手,影响家中的长辈。


出力的出力,出钱的出钱,像治厕等一些治理必须依靠村民筹资完成。


“别的地方建三格式化粪池,我们改厕就建更高标准的四格式化粪池。”在陈家桥村改厕专项治理议事会上,许多村民提出这样的意见。但一测算,四格式化粪池建设成本较高,多出的800元政府不给予补助。


“这样的钱,我愿意出。”村民群众慷慨出资。针对贫困农户,大家相继捐款,刚脱贫的村民潘胜求主动捐款2000元,曾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人谭绍青共捐资71万元投入治厕等美丽乡村建设


?“出力出钱固然重要,但对农民来说‘出精神’尤为可贵。”浏阳市达浒镇书香村党支部书记卢俊红认为,精神的力量是无穷的。

?

书香村取名缘自今年93岁的李学树。“书香传家到书香传村,这是我的心愿。”李学树说。李学树一家是浏阳闻名的书香家庭,也是2019年度全国最美家庭。


小家带动大家,读书使人明智。李学树主动当起“治风”的劝导员,在他的劝导下,村民逐渐摒弃各种陈规陋习。过去的书香村,“猪下崽、牛下田”村民都要请客摆酒。2018年,书香村率先在达浒镇立下“村规民约”,共同约定,“人情随礼限额100元,酒席每桌限额400元”。


?“不扰民、不张扬、不浪费、不铺张,减压力、减负担、花精力,搞生产……”正如书香村老党员黎家兴创作的移风易俗《文明三字经》一样,“耕读传家”的文明之歌正在书香村四处传唱。


长沙县黄兴镇鹿芝岭村农民展示村民自办文化博物馆里的展品。资料图


推进工作有新效:增进民生福祉,民生全面改善

“五治”治出了什么?


?“治好了生态,治美了生活,治活了生产!”在吴石平看来,民生是农村老百姓安身立命所依,通过推进“五治”,农村老百姓“三生有幸”:生态、生产、生活好了,民生得到全面改善。


宁乡市大成桥镇鹊山村就是一个明显例证。“我们村里现在‘三鹊齐飞’,其实都缘于‘三生有幸’。”鹊山村党总支书记陈剑说,农村生态美了、生产旺了、生活好了,不仅喜鹊飞回来了,叽叽喳喳叫个不停,而且吸引不少城里人来村里投资兴业。


以前,鹊山村环境脏乱差,垃圾满地“飞”,污水到处流。时间一长,鹊山村的部分土地受到重金属污染侵袭,1000多亩田地被划入产业结构调整区。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鹊山村共有4205亩耕地,通过治理,既要保证1000多亩受到污染的田地“祛病除灾”,又要确保其余3000亩田地成为良田沃土。


拿什么来“拯救”土地、治理村庄?在陈剑看来,“五治”成为最佳“治病良方”。陈剑认为,生活、生产污水是造成土地“患病”之源,因此,对鹊山村来说,“五治”核心是治水。鹊山村建立“三池一地”,在每家每户建设一个三级处理池,在每个组建立一个人工湿地,将生活污水和二次处理的粪水经过三道程序的处理、过滤之后流入人工湿地净化,在水质达到二级标准后才能排放到菜地、田土、河坝里。


经过3年的集中“治水”,鹊山村水质好了、土壤生态也逐步变好。以“治水”为契机,鹊山村推进“治房”等行动,将全村51处空心房、147处围墙全部拆除。旧障碍没有了,新空间腾出来了,鹊山村全村20个组的组道建成绿道:四五米宽的水泥路,加三米宽的绿化带,人居环境焕然一新。


生态好起来,产业旺起来了。“我们村前3年通过深化土地合作经营,让土地经营权‘合’起来了;后3年通过‘五治’,让土地生态好起来了,结果越来越多人到鹊山村流转土地,规模经营,发展产业。”陈剑说。


宁乡最大的小龙虾养殖、垂钓体验基地“贪吃侠”引进来了,长沙最大的多品种番茄种植基地建起来了,湖南最大的植物谜宫基地办起来了。陈剑将多品种番茄基地命名为“番茄联合国”,正因为土壤生态好了,全世界60多个品种番茄在这里“扎根结果”。如今,番茄1斤卖到5元,平均亩产值达到3万元。


产业火起来,农民富起来。2018年,鹊山村增加就业岗位400多个,12个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为农民创收587万元,农民人均纯收入增加到2.8万元,真正实现农民群众在家门口安居乐业。


农民享幸福,市民赏美景。城里市民纷纷到鹊山村摘四季水果、品生态龙虾、逛植物谜宫、行乡村绿道、赏绿色美景,感受“五治”的成果。



来源:农民日报


河北省乡村振兴促进会围绕美丽乡村建设、精准脱贫、现代产业园区、生态文化旅游开发、城乡一体化机制建设协调发展新部署,积极配合省委、省政府,努力发挥桥梁和纽带作用,组织动员和整合全社会力量参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为助力河北乡村振兴,全面建成经济强省、美丽河北做出积极贡献。


扫描二维码,进入河北省乡村振兴促进会公众平台

新闻热线:0311— 66566906、66566905


2019年08月05日

上一篇

下一篇

【他山之石】过去是“灰色”,如今是“蓝色”,这里的村子发生了什么

添加时间: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更多 0